李宏達將軍傳 ◎李炳秀

         將軍本名作述,字天佑,號宏達。民國前九年十一月七日生于廣東省五華縣周潭鄉布上村。世居於斯,耕讀為業。祖父明基公,祖母劉氏。父文山公,母葉氏、鄭氏。俱鄉賢耆宿,溫文儒雅。先生兄弟五人,排行居幼;童少年就學鄉塾及國文專館,以勤讀解悟,反復熟習,未及弱冠,博通古文。旋負笈五華縣上山十約公立三江中學 (後改稱五華縣立第三中學)民國十四年畢業。尋赴廣州就讀廣東高等師範(嗣改稱中山大學),翌年考入黃埔軍官學校六期步科民國十八年畢業。初任准尉見習官,次第擢升少、中、上尉排連長、少校營長、空軍掩護隊中、大隊隊長,第一教導師少校參謀,廣東空軍警衛團中校團附。廿一年進陸軍大學十一期深造於廿五年畢業。回任空軍司令部中校科長。是年八月廣東歸政中央政府,奉調任第四路軍總司令部上校參謀,同年十一月調任陸軍第一五七師上校參謀處長,主管參謀業務。中樞派員檢查業務,膺譽優秀幕僚長,獲得傳令嘉獎。

         廿六年七月伊始對日抗戰後,將軍于是年冬參加保衛福建廈門之役,廿七年參加收復廣東南澳之役,廿八年夏參加粵北獅前之役,屢戰建功。於同年八月擢升陸軍一五七師少將參謀長。旋于十二月間奉命參加粵北青龍崗、牛背脊抗日戰役,獲粵北會戰第一次大捷。廿九年夏奉命再參加粵北良口、磋B、佛公坳、大長度及耀洞等地抗敵,據固耀洞與敵軍激戰十餘晝夜,適天雨連綿,傷亡甚大,上峰下令撤退,將軍獨諳所據耀洞地形不利撤退,建議上級明察,准守原陣線,繼續抵抗,並請調遣師屬砲兵加入防守;親赴前線指揮,士氣大振,對峙至翌日,果見敵軍不支潰退,我軍聯合追擊,殲滅來犯對峙敵軍大半。驚悚敵軍心兵肝膽,獲粵北會戰第二次大捷。先以獲得上峰嘉獎、記功。亦深受長官信任及同僚器重。

        廿九年冬奉調升任陸軍六十二軍少將參謀長。卅一年率師之主力襲擊廣東花縣石角之日軍,又奏奇功。卅二年冬奉派赴印度蘭伽美軍將官戰術研究班四期受訓,結訓回任原職。卅三年五月奉調升任陸軍一五七師少將師長;六月率師參加湖南之衡陽近郊會戰,轉戰於排山、衡西車站、兩姆山、馬鞍山、雪峰山、左家偃、王家橋、新田寺、鄭家沖、石牛峰、大山垞及洪橋等地,剋翦日軍直攻衡陽。獲記大功一次。同年八月杪奉命移軍桂 (廣西)省戰場,途中遭遇日軍勁旅圍攻,奮戰斷炊三日,後率師乘濃霧瀰漫之際,捕殺敵軍哨兵,寅夜急行,越過日軍陣地,安全突圍。十一月參加柳州外圍會戰,在宣武雙髻山之界頂,執獨師兵力與日軍當面激戰四晝夜,擊退頑敵,俘獲日軍人械甚夥,搜得日軍華南司令官作戰計畫暨圖表等重要文件。蒙張司令長官發奎讚許有加,除賞給獎金壹拾萬元外,並報上峰頒發干城甲種一等獎章。嗣奉命轉戰石龍、百色、北山、拉列等地,迭再摧狙敵軍進展,堪稱智將。按將軍四十五歲自傳稿:陳啟抗日所歷戰役及於險境者有:大長度、雨姆山、馬鞍山、石牛峰及洪橋諸役為最。

        卅四年奉命新任務:率師屯戍原桂省西南邊邑之天保、靖西一帶,相連安南( 越南)地方,協助法國盟軍剋翦日軍進展;配合美國盟軍出擊日軍佔據安南地區,屢奏捷音,戰功卓著,獲美國總統令頒贈自由勳章一座,勳章證書英文本,請繆培基先生漢譯: 「美國陸軍駐華司令部,奉美國總統令,頒贈中國陸軍少將李宏達青銅棕葉自由勳章一座,以酬庸其自一九四四年元月一日至四五年九月二日期間,協助美國對共同敵人作戰之特殊功績,其典範行為彰顯自己與盟國武裝部隊之光榮。一九四六年五月十四日於中國上海。軍郵九○八號。 」同年(民國卅四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將軍率師進駐安南之海防,接受安南日軍投降,收繳日軍軍械彈藥物資蕆事。十一月奉命率師進駐臺灣,收繳留臺日軍械彈物資,遣送日俘及其僑民返國。至此抗日戰爭及受理日軍投降事畢。適其慈親病逝,遄急告假返鄉奔喪。

        將軍參加八年抗戰日本侵略,挽救中國危亡之秋,智勇善戰,績著功殊,彪炳中外。乃若所見先後奉頒嘉獎、記功、鉅額獎金、陸海空軍干城甲種一等獎章、抗戰勝利勳章;另獲美國總統令頒贈青銅棕葉自由勳章;連年 (卅六、卅七年)元旦敘勳頒授陸海空軍甲種一等獎章、光華甲種一等獎章各一座。文物煥炳,德義可觀,其亮采如日曜者也。

        政府於卅五年抗日勝利後整編部隊,將軍奉調任整編陸軍六十二師副師長。卅六年三月奉調任整編陸軍六十三師副師長。未料竟有游擊隊乘國軍整編之際肆行擾亂,企圖顛覆政府,將軍奉命率師進駐安徽蕪湖,兼綏靖指揮所指揮官,靖安盤據宣城以南黃山一帶游擊隊。嗣奉調駐軍皖北津浦路南段徐蚌地區,賡續維護民本工作有功,奉頒陸海空軍武功狀。與參加抗日戰爭奉頒勳獎章合冊紀存傳芳。

         卅七年七月奉調任戰略預備師第一五三師師長,駐廣東曲江,精練新軍。同年十二月以廣東保安第十團陳一林部在湛江、遂溪一帶叛變,將軍奉命率師弭亂,終告敉平,地方得復安堵。卅八年六月陸軍第六十二軍在湛江復制,原陸軍第一五三師奉命隸屬,將軍奉調升任該軍副軍長,代理軍長職務 (新任軍長張瑞貴未到職)。旋赴廣州述職,返回部隊垂岸時,據報軍屬警衛營叛變,副軍長張一中遇害;即率從員微服乘木舟循澗溪微行抵湛江之赤坎軍部駐地,指揮屬部一五一及一五三師舉兵彈逆,迅速恢復平靜。嗣奉真除,調升該軍中將軍長。同年冬大陸全面變色,奉命在湛江地區掩護友軍撤退,該軍殿後移軍海南,斯時共軍砲射所乘兵艦附近,將軍泰若無事。抵達海南奉命防守海口市及澄邁縣二地區。

        卅九年春共軍來犯海口市轄地之白蓮,即予悉數擊退。繼之再犯海口市防區之舖前港,除當場擊退外,餘者均投降就俘。迨四月間,共軍利用人海戰術大肆連續衝鋒海南之臨高縣屬海岸灘地之友軍防區,承求軍力馳援。未幾時日,該軍防守澄邁縣轄海疆前哨急報:有筏船便衣武裝來犯,即集兵力剋翦之,而潛伏海南五指山區土共適時媕野X擊牽制。若軍隸一五三師勁旅,已而奉命鎮守海口市衝要區,兼理海南防衛總部警備任務,其他援軍不繼,惟自執師前後應戰。尋再接哨報:共軍恃人海戰術,無視兵員死喪尸眾,悍在軍防地之澄邁比聯臨高縣海灘地佔有據點,抵死不退,將軍親馳前線指揮督戰,衛隊突然發現一神異武裝士兵隨後,執究檢視,知係共軍戰情班長。對峙作戰旬日,延至五月三日午後,接海口市軍後方辦事者電話,得悉海南防衛總部已既撤退,海口市成真空狀態。電訊隨之中斷。始知戰局逆轉,孤軍難挽大勢,乃集屬部轉進海口市,抵府城時遭遇伏兵衝擊,遄達海口市,日既昏黑,船艦撤離。將軍率從員覓乘漁船出海脫險,詎料抵達海口市轄地之淄洲海域,竟遭共軍截留,解禁廣州,監禁數月。將軍秉持革命軍人志節,守義不屈,終遭極刑。蒙政府播揚將軍為國功烈,典祀神主于臺北圓山忠烈祠。臺北市五華同鄉會五華先烈紀念堂供奉紀功將軍牌位祭祀。

         將軍為學本于澄心。循解悟孰習之法。待人以恕,事上以忠,治事以勤,律己以嚴,謹言慎行,信賞必罰,不徇私,不枉法,軍行所至,秋毫無犯,訪問地方父老紳耆,以求民隱,屯駐有暇,兵工協助地方建設,安堵民本。蓋賢將也。

         將軍夫人陳玉桂、鍾似蘭。陳氏居止鄉國,鍾氏寓居臺灣。長子堉芳客居香港,歷任教職;次子遠芳,國立師範大學研究所畢業,三子穎芳留學美國,分荷大學教授及中學教師;四子新芳中興大學肄業。生二女:源英 (適張)、家英(適陳),分別大學畢業,亦職事教育工作。將軍遺孤,投身教育事業數十年。堪讚執教育國家人才為己任者矣。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