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外交官之榮哀 ◎繆培基

主編先生:

三十一年前(一九七四)退休,自高雄乘船來美前夕(十一月三日),台灣新聞報刊登拙文題為「職業外交官之榮哀」一篇,諒該報讀者不多,茲檢出再加核閱,覺得舊作所有內容,仍符合事實,饒新鮮趣味,特影印一份,寄請審閱,看是否適合在台北市五華同鄉會本年終會刊採登

   順祝

撰祺

繆培基  二千○○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於美國俄州

 

榮幸一世

在所有職業中,外交職業最享名譽、光榮、高貴、特權、禮遇,受新聞界的注目,和社會一般人士的重視。

在國家公務員中,外交官(Foreign Service Officer)佔有特殊的地位,享受優越利益,風雲際遇,多采多姿,為才俊青年競相爭取,與窈窕淑女多方追求的對象。

論儀長,外交官所具五官四肢與常人無異,並非個個貌似潘安,身材魁偉,而其貌不揚,侏儒蹣跚者亦復有之。論口才,則木訥詰舌,欲吐又吞,應對無方者屢見不鮮。論外國語文,則無論說寫,文法錯誤,結構支離,詞不達意者,又所在多有。論才幹,則具有政治、歷史、法律、軍事、經濟、貿易、社會、文化、科學之豐富知識,敏銳的觀察力,與健全的判斷力,殆如鳳毛麟角。綜上以觀,外交官不過是芸芸大眾的類型,並無超乎一般公務員的特點,故不能妄自尊大,而睥視其他職業的從業人員。

儘管如此,外交職業在一切職業中具有最強大的吸引力,而為青年志士所嚮往。舉其理由,約有數端:

()在家千日好,出外半朝難 」的古典觀念已為一般人所屏棄,時至今日,旅遊觀光成為風尚,航空事業發達,千哩遠馳,朝發夕至。世界萬邦,奇風異俗,人人皆欲親往目睹。外交官出國機會最多,而由於調任頻繁,三洋五洲,南極北極,海闊天空,都是他活動的地盤。而且,機票、船費、雜費、治裝費、回國述職的往還旅費,悉由政府負擔,無需自己掏腰包。

()世界民族、人種、宗教眾多。名勝古蹟,文化遺產,或珍藏於博物院與美術館,或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形形色色,無奇不有。外交官派駐名都大市,動輒數年,且有十年以上者,有機會參觀遊覽,且得深入社會,與各階層,各界人士接觸,包括士、農、工、商,三教九流在內,藉以瞭解當地民情風俗。大使可晉見駐在國皇帝、國王、總統,約晤首相、總理、王公、大臣、內閣閣員、外交部長、國會議長、議員、各省省長、軍事領袖、社會名流、富豪仕紳、外交團團長,各國大使等,交換意見,縱論世界大勢,解釋本國國情,並蒐集情報,有時亦能瞻仰他國來訪的元首和外交部長,聽其聲,察其容,而評估其身價。使館領館館員利用公餘假日攀登高山,泛舟湖上,深入茂林,仰視浮雲變幻,遠眺斜陽彩霞,或滑雪溜冰,或浮沉碧海,或垂釣溪旁,用以暫忘世事,調劑身心,不亦樂乎!

()外交官社交機會之多,非其他公務人員所可比擬。午宴、晚宴、茶會、舞會、雞尾酒會、幾無日無之。駐外國使領館常常一天參加三個酒會,冠以晚宴,東奔西走,應接不暇。大使尚須出席國宴,硬企領、蝴蝶領結、燕尾服、漆皮鞋、白手套、佩帶五彩勛章、噴灑法國名牌香水,儀如粉墨登台,供人觀賞。大使夫人則先費一天時間整髮美容,屆時畫眉擦脂,盛裝而出,花枝招展,鑽石金銀珠寶,燦爛奪目,顯示傾國傾城景象。地中海沿岸國家請柬定晚間八時卅分,飲酒吃瓜子果核抽煙至十時卅分,賓客到齊,然後入席。大型宴會,高朋滿座,白酒、紅酒、香檳酒接踵而來,至酣品上桌,主人貴賓先後演說,有詞簡意賅,數語即畢,亦有長篇偉論,滔滔不絕,欲罷不能者。

席終,主客離座退入客廳,飲咖啡,嘗烈酒,時鐘指針不斷移動,不覺午夜雞鳴。主賓告辭,餘客紛紛離去。回家後筋疲力竭,倉皇就寢。其飲食逾量者則輾轉不能入寐,需乞靈於鎮靜劑或安眠藥,翌晨往館上班,頭昏目眩,神志欠清,執筆擬文,則成語名句,頻呼不出,深感五官失靈之苦。然而,外交官奮勇接受無數邀請,意不在乎飲食,而在廣泛認識人士,接近政要,交結朋友,並以高度的警覺,銳利的耳目,視察人事關係,明瞭各方意見,有時且可刺探秘密,拾得富有價值的情報,用以報告本國政府。故交際應酬構成外交工作之主要部分。

()外交官所享受的特權和優遇,超乎其他公務人員之上,大使到任時,駐在國的外交部派代表 (通常是禮賓司司長或副司長)恭迎於機場或港口,呈遞國書時有莊嚴隆重的禮儀。拜訪政要及外交團各國使節時,受親切的接待。大使官邸和使館得飄揚本國的國旗,館長的座車亦可插置小國旗,外交官的人身不受傷害,名譽不受誹謗,住宅不受侵犯,行動不受阻撓,電報函件不受檢查,免付關稅和所得稅 (銀行存款或投資所得的利息則例外),不受駐在國法院的審判,不受傳喚出席作證。這一系列的特權在一九六一年四月十八日於維也納簽訂的﹁外交關係公約﹂有詳細明文規定,並經世界各國批准。而且,所有文明國家對外國派遣的外交代表都在刑法上予以充分保護 (我國刑法第三章)。外交官旅行各國,其行李免受海關人員檢查,所攜金錢無需申報,在機場港口得在貴賓室休息。凡此種種特權優遇之賦與,並非因外交官生於帝王之家,更非因其有特殊才能或儀表,而是由於他代表一個國家,負有重大責任,若無此,則難於執行其職務而完成其政府所授予之使命。

()外交官較一般公務員多顯身揚名的機會。報紙、畫刊、雜誌、群以登載外交使節之言論為榮;文字採訪、攝影記者爭相獵取大使的鏡頭。大使呈遞國書,出席國宴,參加駐在國元首國慶閱兵典禮,琣雪茪虪Z登次晨報紙,或當場電視傳訊播出,或攝製新聞影片在各地放映。大使回國述職,亦常受新聞記者訪問,在報紙上闢專欄登載,若遇國際危機發生或本國與駐在國突起爭執,瀕臨交戰邊緣,則全世界的注意力集中於外交使節身上,眾目睽睽,國際通訊社與大眾傳播界之特派員,有如蟻聚蝟集,揮之不去。外交代表之一言一動都成頭條新聞。

()大使以代表本國的元首、政府,和國家之身份;必須維持相當的生活方式。富強大國之使節有氣魄宏偉之館舍,華麗高貴之官邸,裝潢陳設,競艷爭妍,且有網球場、游泳池,如茵的草地,芬芳的花卉。園丁、廚師、僕役、信差、工友等一應俱全。外出則有身穿制服的司機,駕駛豪華的汽車,飄揚本國的國旗,旁坐彪形大漢的衛士,疾馳街道,行人側目。甚聞闖紅燈直奔,亦不受警察之處罰。其弱小國家之代表則限於經費,祗能租賃館舍與官邸,因陋就簡,減少工役,罕宴賓客,節省送禮。國無分大小貧富,其駐外館員都由政府給予房租津貼。在熱帶或艱苦地區服務者,且特加生活費用,縮短任期,然後調駐氣候溫和或環境優良之國家,用示體恤。

以上六端足以表示外交官之顯赫與舒適,而成特殊人物,為眾人所羨慕。有多少人能不自掏腰包而盡情品嘗世界名酒佳餚?有多少人有機會與皇帝、國王、總統、首相、總理、大臣、名妃、貴婦、機要、富豪、鉅紳、軍事領袖、社會名流握手交談?有多少人能由政府供給旅費派駐三洋五洲形形色色的各國,遨遊世界名山大川,享受名都鬧市的氣氛?有多少人可以旅行免遭行李檢查,不繳關稅、不納所得稅、犯了罪不受當地法律的制裁?又有多少人能代表國家發言,馳騁外交疆場,折衝樽俎,掌握戰爭與和平鎖鑰,而決定國家民族的命運?

由以上觀,外交職業在一切職業中最能滿足一個人的虛榮心,對於氣宇軒昂,抱負不凡之才俊青年實具無限之誘惑力。

黯淡終身

然而,外交官的輝煌炳耀並非不付代價可以取得。他所遭遇的艱難痛苦並非普通公務人員所可比擬。

()外交官以四海為家,無永久的住所。數年一任,任滿調回外交部或調往他國,有由英語國家派往法語地區者,有由亞東諸國改駐非洲友邦者,有由南美洲調赴中東者。運氣欠佳的人員,因本國與駐在國斷交而調往他國,到任不久,又因兩國﹁中止邦交﹂而再調另一國家。行裝甫卸,復因奉命閉館而倉皇離去。每次調動,心神煩惱,頭緒紛繁,或將所置傢俱削價求售,或自付鉅資海運空運,否則,惟有割愛餽贈他人。抵達新任所,一切需從頭做起,尋租房舍,另置爐灶,費時數月始得安席。氣候不同,環境全新,適應維艱,若有子女,則教育成為絕大問題。由英文轉習法文,由阿拉伯語改學西班牙文,由德文換成日文,令兒童無所適從,結果一竅不通。中文失教,一旦調部,勉強入校,聽課不易,讀寫困難,萬人會考,名落孫山,此為外交界父母最感擔憂者。

()外交官一到任所,即展開社會活動,交朋結友,往返拜訪,送禮邀宴,逢喜慶則贈花,遇喪事則吊唁,若疾病則慰問,經數年之努力,自忖相識滿天下,知交有車載斗量。一旦奉命調駐他國,握手惜別,不禁有永訣之悲。蒞任新邦,如法泡製,數載以後,復起生離死別情景。如此循環不已。到了最後回國退休,鴻雁罕通,音訊漸絕,竟無一個朋友,而有孤單寂寞之感。

()外交官駐在異國,有數年調回者,有十年以上仍不調回者。長期在外,國內人事關係由疏遠而至完全斷絕。回國退休時舊友凋謝,前輩作古,青年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政府各機關中層及下層單位首長都是新人異貌,有事接洽,往往不給情面,無復昔年茶煙款待,拍肩挽手,無所不說的親密景象,感慨萬端,欲訴無方。

()簡任外交官退休,特任大使 「退職」,無家可歸。或寄親友籬下,或暫寓「自由之家」或「大同之家」,因無設備可資自炊,惟有在附近街頭小巷向小型餐館食堂[打游擊,極少數幸運者,抽籤取得中央公教人員住宅的一層樓房。其平日省衣節食而稍有儲蓄者,則租賃簡陋住所,月付租金台幣三千至四千元。富裕者購置公寓房或獨院洋屋,但少如鳳毛麟角,無論﹁退休金﹂與﹁退職酬勞金﹂,為數僅在台幣二十萬元上下,以之在銀行優利存款,每月可得利息三千餘元,僅是勉付房租,衣食零用則需自己另籌支應。外交官習於外國生活方式,大使代表國家,養尊處優,一旦變成平民,極感難於適應。退休或退職之前,皆本熱愛回國定居,以終餘年。但因遭遇現實困難,在外國有子女者輒思再束行裝,前往依親生活。若無親可依,惟有效法顏回,各安天命。

()外交官自考入外交部起,由科員、科長、幫辦、副司長、司長而至特任大使,在外交職業上登峰造極,所享榮譽、特權、優遇,為常人所不及。 「退職」以後,多閉戶養心,淡泊明志,深居簡出。偶因事必須外出,則步履所至,範圍有限,由於久居國外歸來,一切陌生,景物全非,不識街道,不明方向,若冒險挺進西門町,觀光鬧市,常迷失途徑,幾經問道,始得安全而出。計程車雖多如過江之鯽,然出入乘坐,則日積月累,車費可觀,細計個人收入之後,乃掉頭不顧。雖年近古稀,自信體力尚健,即鼓其餘勇,擠上公共汽車,男女老幼,菜籃背包充塞車內,炎熱如火爐,緊湊若沙丁魚,汗流浹背,臭氣撲鼻,光澤的皮鞋任人踐踏,整潔的衣服染上污漬。偶有尚禮青年起而對 「年長公民」(美國人稱六十五歲以上者為Senior Citizen)讓坐,不禁大吃一驚,方知昔日壯志凌雲之外交戰場大將,今成老弱殘兵,而受人憐憫,悲戚之感油然而生。

()人不服老,退休或退職之外交官,因養生有道而體格壯健精神飽滿者,自信仍有剩餘價值可資利用,乃抱定﹁退而不休﹂的決心,四出謀求工作,不計報酬,不重名位。然因從事外交專業,平日與社會各界素無聯繫,復以離國時間過久,人緣疏淡,故鮮有途徑可循。登門求助,則主管人員善詞敷衍,敬而遠之。掃興歸來,坐臥不安。其擅於舞文弄墨者,乃退而賦詩填詞以自娛,其學貫中西者,則翻譯書籍專論以求售。其曾有教學經歷者可在私立大專學校兼課。至於無一技之長或有長才而不願操心者,寧種花割草,仰視晚霞,或晨夕散步徜徉市街,以度長日。少數退職大使,雄心未減,欲將其生平輝煌事業公諸社會而垂之千古,則閉門謝客,埋頭致力於寫回憶錄,付梓成書,用以廣贈知交。

青年外交官有抱負,富幹勁,敢冒險,充滿創造的精神與革新的勇氣。但欠充足的知識,缺少閱歷經驗、輕浮、急躁、無遠慮、過份熱誠、意見常未成熟、判斷易陷錯誤,此為世界所公認。其中朝氣蓬勃,頭角崢嶸之才俊有卓越表現者固有其人,惟庸碌無能,敷衍了事者亦不在少數。

另一方面,退休退職的外交官並非個個昏庸老朽,拐杖隨身,視聽失靈。相反地,其健步如飛,精力充沛,如生龍活虎者,為數尚多。此等特任,簡任大使畢生致力外交專業,在國際角逐場上身經百戰,飽受艱難困苦的考驗,歷盡坎坷崎嶇的生命路程,曾受千錘百鍊,積數十年之觀察、學習、體認,而獲得豐富淵博的知識與成熟健全的見解。

一般都是老成持重,慎謀能斷,思慮週詳,遇變不驚。其中有國際法專家、歐洲專家、美國專家、拉丁美洲專家、日本通、非洲通、中東通,人才濟濟,構成國家的知慧寶庫。若任其投閒置散,不顧不問,實屬國家莫大之損失。美國現年七十六歲的布魯斯 (Davia Bruce),任駐北平「聯絡處」主任,曾任越南戰爭時期的駐越大使班卡(E. Bunker),年屆八十四齡,尚奉命四出擔任最艱難的談判,可見年高外交官並非無用,英國外交官的薪俸、待遇,與退休金之數目不低於工商界,美國外交官依法退休後多轉任企業界重要職位,日本退休外交官多由其政府出面,推荐給私營事業機構充當董事等職,似可為我國借鏡。

【載一九七四年十一月三日臺灣新聞報(高雄市)】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