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台尋親記◎周繁增

榮          塔

一、前言

風雨過後現彩虹 海峽兩岸度春風

血濃于水親無間 世紀騰飛中華龍

    赴台前,我寫了這首詩。其間,我唸給兩岸的同胞聽,說明二十一世紀應該是我們中華民族騰飛的世紀,大家都十分贊同這個願景,我感到非常高興!深信,中華龍騰飛的日子,已經為期不遠了,我們都來期盼這一天早日到來吧!

    去臺灣旅遊,是我們夢寐以求多年的宿願。我們是搞石油的,石油工人有一句名言:哪裡有石油,哪裡就是我的家。因此,我們就有機會,也有可能,更有條件去走遍大陸的各省、市、區。我已經從東北的齊齊哈爾走到海南島的三亞,又從西北的烏魯木齊走到東海邊上的上海灘。唯有西藏和臺灣未去。西藏高原能去的可能性甚微,年事已高,難於適應高原反應。而臺灣則是要去的,而且還必須去!只是原來的前景渺茫,讓人感到十分失望罷了!

     誰料老天能開眼!今年320日,馬英九當選領導人後,宣佈要在74日開放大陸居民赴台旅遊以及節日包機常態化。讓我們在迷惘中看到一線希望。沒過幾天,我們就去江南西的《廣之旅》報名參加臺灣旅遊。接待我們的林小姐卻說:老先生,臺灣旅遊目前一點眉目都沒有,暫時還無法接受你的報名。我說:不管怎麼樣?你先把我們的名字登記上,待有眉目時,優先考慮我們就行了。她不忍心拂了我們這份熱情,拿出本子來,把我們的姓名、電話號碼記上。並說,待有消息時,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們,放心回去吧!我們高興地離開,並向她致謝!而到6月份,我們就去交了預訂金(人民幣)1000元。此後,旅行社曾二次來電活徵求我們的意見。先是問我們:74日的首發團參加否?我們多想去呀!這趟有歷史意義的旅遊!可是,我們還是忍心放棄了。第二次是718日的正式開始臺灣遊,權衡再三,還是放棄了。人們不禁要問:原來這麼積極,這麼早就去報名,卻兩次這麼好的機會你們都放棄了,這究竟是為什麼?對不起,請容我在後面再詳加陳述吧!

二、寶島風光美 遊人心陶醉

    1015日下午230時,我們乘坐的中華航空公司的CI606航班,從香港飛抵臺北桃園國際機場。平穩降落後,我們就踏上了這片既陌生又熟悉的土地,感到十分地高興和激動!陌生,因為這個地方我們從未來過;而熟悉,是從親人們的來往信件中、談話中,以及從報紙、電視臺上看到、聽到的多了,仿佛也像來過似的,不覺得陌生了。

就這樣,我們寶島的六天遊就開始了。

國 父 紀 念 館

    國父在人民心中:我們參觀的首站是《國父紀念館》。它是為紀念孫中山誕辰一百周年(18651965)而修建的。大廳正中端坐著孫中山先生的銅像。建築規模還是很大。裡面有國父史跡展覽館,逸仙圖書館,放映室,中山講堂以及大會堂等設施。由於時間緊,我們無法一一細看,走馬看花而已。當然,它與我曾經去參觀過的北京香山碧雲寺,南京中山陵,武昌辛亥革命紀念館,廣卅中山紀念堂以及孫中山的故居──翠亨村,都有異曲同工之妙。誠然,國父在中華民族的心目中,享有十分崇高的威望。臺灣人對他更是崇敬有加。記得19888月,我叔父第一次從台返鄉省親,我就專門陪他老人家到中山紀念堂去拜謁,他十分虔誠地對國父座像,行脫帽鞠躬禮致意!第二次是在19913月回來,我又陪他去孫中山的故居──翠亨村參觀,他說:這些地方是很值得來的。他的好朋友李經文老先生19885月從臺灣回來省親,我也陪他去中山紀念堂,黃花崗,烈士陵園等地參觀。也很高興去這些地方。再說今年108日,退輔會的幾位主任來穗看望我們,小梅開車領他們去參觀這幾個地方。這是他們最希望去、也最有興趣去參觀的景點。

在中山先生遺像的兩旁: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的對聯,記得我從讀小學起,就熟記在心中。教室黑板上方,懸掛 國父遺像和這副對聯。那曉得,時至今日,中華大地尚未統一,國共兩党的同志確實仍須努力,共同去實現當年國父的遺願:一統中華。相信這一天,不會太遠吧!

  101大樓》真高:臺北市的《101大樓》,如今號稱是世界上最高建築物,又是世界上最高使用樓層,還是世界上最高屋頂。它的總高度:508米,共101層。它使用的高速電梯1010米/分。我們是從第五層登上電梯,上升到第89層,只用了38秒,確實是很快。第8891層 為觀景層,天氣好時,能全方位觀看到臺北全市的景色。只是,那日天公不作美,當我們上去時,正好霧氣濛濛的,還偶爾飄灑著細雨,只能看到近景,無法再看遠一點,實是一大遺憾。

由於它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築,就成了旅遊觀光的必去之處,來台的遊客均到此一遊!

野柳之野性:《野柳地質公園》位於萬里鄉,為突出於北海岸的狹長海岬,經過千百萬年的侵蝕,風化的交互作用下,逐漸形成覃狀石、燭臺石、壺穴、姜石、拱磐石、海蝕洞等地質奇觀。我們所看的女王頭像,相當逼真,她的脖子被風越吹越細,終有一天會被吹斷。臺灣人的觀點:任其自然,斷就斷了,這是大自然的規律,不去作任何修補措施。覃狀石就像一棵棵大香菇的模樣,它最吸引遊客來觀看。燭臺石是特有的海中景觀,燭心卻是岩層中較堅硬的石灰石質球形結核,在海水差異侵蝕風化作用雕蝕下,逐漸露出來的。這種造型最有觀賞價值,也是遊客最密集的去處。由於怪石頗多,無暇逐一細看,選重點看看而己。

故宮鎮館三件寶:臺北《故宮》內的展品,都是原北京《故宮博物院》內的精品文物,於1949年被運至臺灣,總件數達六十七萬之多。其中的毛公鼎是西周晚期的文物,東坡肉則是明朝的文物,而翠玉白菜,又被稱 為玉璨珠光是清朝文物,並稱?鎮館三寶。

由於文物太多,一時難於看完,便於三個月一期更換一次。又由於參觀的人太多,時間又短,文物這?豐富,只好在三樓看看精華部分。好在他們配置了比較好的傳音設備,導遊的講解能聽清楚,效果好些。不過,看完之後,總覺得有一種:別有滋味在心頭。

月潭風光好:《日月潭》位於南投縣東北部群山環繞之中。潭的面積為908公頃。是臺灣最大的淡水湖。中間以拉普島原住民邵族的聖地,以此為界,因北半部潭形像太陽,南半部形如月亮,故名《日月潭》。

  我們從德化社碼頭上的遊船。遊船在平靜的湖面上緩緩行駛,天氣很好,晴空萬里,正好欣賞這美麗的湖光山色。中途到《玄光寺》去遊覽,然後就去拉普島,島很小,周圍用木板搭建的浮動碼頭,以便供遊客上島參觀。我們是從另一個碼頭上岸的,從那塈亢遊大巴去台中市。上船前,先去《文武廟》參觀。

今早,我們是從臺北乘坐高鐵去台中的。行程不到一小時,既快又舒適。若坐大巴則要兩個半小時。其速度高達200多公里/小時。第一次享受高速列車,感覺良好!

阿里山的神木:《阿里山國家風景區》位於嘉義縣東北部的阿里山山脈,海拔由300──2600米。素以高山森林景觀,人文特色以及登山鐵道而聞名的。其五大奇觀:日出、晚霞、雲海、鐵道和神木。其中鐵道,神木可以看見。而雲海未碰上,卻碰上在朗朗的晴空中,居然飄起雨來,倒讓我們享受了。至於日出、晚霞,則不是我們這些匆匆過客所享受的。雲海嗎?可遇不可求,偶爾碰上,是運氣好啊!這次上山主要是享受大山森林中的新鮮空氣,感覺很舒服。這媞﹞s全是樹木,而且,森林植被橫跨熱帶、亞熱帶、溫帶等的植物生態層,蔚?壯觀。它的原有的茂密原始森林已被小日本鬼子掠奪殆盡,那條登山鐵路就是?運送砍伐下來的樹木而修建的。它是日本鬼子掠奪臺灣資源的罪證。

阿里山神木好多,我們看到的一棵被稱阿里山的《看林神木》:樹種 為紅檜,樹高為45米,樹圍為12.3米,樹齡2300年。遊客紛紛在此照相留念。只是有些遺憾,未見到美如水的阿里山的姑娘和壯如山的阿里山的少年。

原定從阿里山下來,當晚住嘉義的,後改住台南。這樣一來,觀光時間就充分一些。由於我們另外有事,只好走馬看花地看了《安平古堡》、《億載金城》及《赤崁樓》等。

      中午,我們趕到高雄吃午鈑的。然後,就到前《英國領事館》去看看,因為那堛漲a勢很高,又正好是陽光西照,在茶攤上,要上一杯咖啡,一邊品嘗,一邊遠眺高雄出港口《西子灣》,這個內港很大,看來比湛江港大,而且沿港灣高樓大廈林立,顯得特別地氣派、壯觀。後來還去遊覽了幾個在海邊的《觀音閣》等景點,都有其特色。值得一提的是:臺灣各個地方對寺、廟、庵堂等特別重視,個個裝修得金碧輝煌,那怕是一個小小的土地廟,這也算是一種地方文化吧!

高雄市,我認為是臺灣最漂亮的城市。

三,漫漫尋親路 重逢骨肉親

      前面提及兩次推遲赴台之事,皆因我們去台的主要目的是想把我叔父的骨灰領回家鄉去安葬。而有關手續正在辦理之中,況且那時天氣炎熱,颱風又多,就推遲至十月中旬成行。

  為什要把遊記寫成尋親記呢?我們在臺灣的親人很多。我叔父阿基在台南,二位堂兄,偲兄在屏東,仁兄在新竹,阿彬大表哥在臺北;夫人的泉叔在臺北。他們是在國民黨撤退到臺灣時被抓過來的。在這片土地上,他們已經生活了整整四十多年,都先後離開人世。他們中除了泉叔、仁兄有家室外,其他人都是一個人孤零零地挨過這麼多年,真是難於想象啊!想到親人們經歷如此漫長歲月的磨難,我們內心的痛楚也就無法壓抑,不禁淒然淚下,思念之情油然而生!

     我叔是在19498月的一天,當時,他正抱著他那未滿三歲的女兒──梅妹,去找我祖父母。我父親兄弟五個,他是我祖父最小的兒子,我們客家人稱滿子。一直跟祖父母一起生活的。就在半路上,被胡璉兵敗南逃到興梅地區,到處亂抓人時被抓走的。當時,我上埧村被抓去二十二個青壯年人。我曾祖父生下被抓去三人,加上偲、仁二位堂兄。叔被抓後,叔母這孤兒寡母的日子怎麼來過啊?年邁的祖父母,天天以淚洗臉,日夜倚門盼望兒孫歸!這樣悲慘的情景,見者無不動容落淚啊!

    從此往後的幾十年來,就再也沒有他們的一丁點消息,是死是活天知道啊?茫茫大海把兩岸分隔開,也分隔了多少骨肉親情!妻離子散,家破人走,親人在何方?我們在苦苦地呼喚他們,尋找他們!誰能告訴我們啊?!

   從此,我們便開始了漫長的尋親的歷程。沈沈的長夜,漫漫的路程,茫茫的人海,多方尋覓,到處打聽,哪怕得知一丁點消息,都不會放過……

   斗轉星移,到了1987年,蔣經國先生開放老兵探親,這消息我是從香港的《文匯報》上獲得的。那時,我已從湛江調來廣卅工作,消息靈通一些。於是,我就發動家鄉的親戚朋友中,有親人在臺灣,而且還有聯繫的,請求幫助打聽我叔父他們的下落。我還寫信給香港《文匯報》刊登尋人事,也給省僑辦寫信請求協助尋找。總之,通過一切關係,利用一切手段去尋找叔父他們的下落。

   皇天不負苦心人,有一位遠房親戚,他的親人在台,最近才有了聯繫,從他那堭o知我叔父還健在,住在嘉義市竹崎灣橋榮民醫院九號床。消息傳來,我們全家族人都喜出望外,滿娘與梅妹她們更是喜極而泣,欣喜若狂。是呀,盼星星,盼月亮,盼了近四十年,不就是盼這個消息嗎!怎不叫人激動、高興呢!聽說家鄉還燃放了鞭砲,以示慶賀!我呢,趕緊找來臺灣地圖,啊!嘉義找到了,竹崎也找到了,灣橋在何方?找不到,著急啊!它太小了,當然找不到它呀!於是,我眼含熱淚,連夜用仿宋體和用繁體字,給我叔父他們寫了這封信,怕他們收不到,就從四個地方分開寄出。叫我堂弟從老家五華寄出,我從廣卅寄出,二封從香港;我侄女阿春寄出一封,另一封則請我三表哥寄給我大表哥再轉寄。這種人海戰術,曲堜靻s,用心良苦啊!深怕他們收不到,才不得已為之!

   後來,我叔回信說:前後收到四封同樣的信,既高興又疑惑?我回信說:收到就大吉利是!請求你們早日返鄉省親,滿娘、梅妹她們在祈盼夫妻、父女早日團圓!共享天倫之樂!於是,分離整整三十九年後,我叔于198882日回到他朝思暮想的故鄉。當然,家鄉也是物是人非。祖父母等不及他們的滿子歸來,先後駕鶴西去。祖母在彌留之際,還在問她的滿子何時歸來?他的幾位兄長也先後作古。今天,能夠夫妻重逢,父女團圓,親人相聚,不也是上天的恩賜嗎!值得慶賀!值得開心!也是值得大書特書的啊!1991318日他第二次回來,我曾勸他,人老了,就不要再回去了,住鄉下,住廣卅隨他方便。後來他還是要回去。沒想到他返台後,於19943月份,就得了重病,曾來信要我想法去台,他有話要對我說,有事要交待我辦。只是,當時辦證艱難,我赴台證件尚未辦好,他老人家已等不及了,終於61日孤零零的一個人走了。未能趕上去給他老人家送終,更沒有在他病重時,在他跟前送上一杯水,端上一碗湯,喂上一口藥,是我一生的一大遺憾啊!只好隔海遙寄我們無盡的哀思!綿綿的思念!願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安息!

   叔在逝世前,曾留有遺書。其中第二條:有親人來台時,托其好友李經文將其骨灰交由親人帶回故鄉。因此,我們去台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領回我叔的骨灰,讓老人家早日魂歸故里,完成他一生的心願!這是我們做子侄的義不容辭的責任啊!

   原想領骨灰,憑著我叔父的死亡證書及白河榮家的有關文件,還有叔的遺書和相關信件,就可去辦了。其實不然,經瞭解,首先只有臺灣人才能領取,還要有其他的證件等。我臺灣的親人是不少,可都不在人世了啊!叫我去找誰啊?在萬般無奈之時,小女小梅通過網路,寫信尋求幫助。得到了《臺北理律法律事務所》的陳長文律師及其同事的熱情支援和幫助。並提出辦理此事的具體的做法。我們深受感動,在迷惘中看到一線希望。然而,正當我準備回老家辦證件時,海珠公安分局來電話說:我的身份證與別人的重號,要我去換證。我提出年紀已大,讓他人去換。她說那人已調出省外,全省聯網未發現,全國聯網才發觀。無奈只好去換吧!否則,回去也辦不成其他的證件。

   我是813日回去的。下午就去拜見我滿娘及梅妹等人。向她老人家詳細彙報了領取叔父骨灰的情況,光辦證,至少就要辦五個證:

1、親屬關係公證:(證明梅妹是叔的親生女兒)。

2、授權臺灣公證:(由梅妹授權陳律師、向律師去領取我叔的骨灰)。

3、授權領回公證:(梅妹要授權我去領回來)。以上去縣公證處辦理。

4、骨灰入境許可證:縣民政局辦埋。

5、領取申請書:寫給白河榮家。等等。

這些證書辦好後,郵寄給陳律師,由他交給臺灣海基會驗證。還要與旅行社協商,給出時間去領取。因規定團進團出是沒有這個活動的空間,能否允許,還不得而知呢?

   滿娘聽完後,感歎地說:要辦這多證,要多長時間才能辦好呢?要花多少錢?還要人家來驗證,這?複雜,這?囉唆呀!於是她對我說:阿全呢(我的小名),這麻煩,算了!你叔的骨灰就不要領回來了!你看(指著五華同鄉會專程去白河榮家拍的彩照),你叔在那堣]還可以嘛!最多到了臺灣時,你們去你叔的靈前燒支香就好了。讓他知道有親人來拜他了。滿娘說了這樣的話,做侄子只有尊重她老人家的意見。

   返穗後,向家人說明情況。不領骨灰了,陳律師那塈@何交待呢?於是,小梅寫了一封感謝信。陳律師見信後,認信寫得很感人,希望能同意在台的報上發表,引起更多的臺灣人來關注。921日,臺灣的三大報紙之一的《聯合報》用整版的篇幅發表此信,還有陳律師寫的按語。他寫得很好,快言快語,直指問題的核心,而且敢於提醒有關高層關注民間中的細小又帶普遍性的問題。是呀!骨灰不領了,去先人的靈前燒支香行不行?按現行規定是不行的!那麼,我們已經來到臺灣了,難道我們也只能面對白河榮家的方向,來寄託我們對叔父的無盡的哀思和思念之情?這是否將成我一生中的第二個遺感呢?!

  信件見報後,生一定的社會效應。先是五華同鄉會的 眾多鄉親,十分關注此事。雖然大家彼此從未謀過面,仍然不斷有電話和信件來,很是感動人。同時也引起有關高層的關注。據說退輔會的高主委,曾打電話給同鄉會瞭解情況,他們還給小梅來過電話。接著白河榮家也有電話給小梅,說待我們到了嘉義住處後,他們會派車來接我們去榮靈塔進香。出乎意料,事情有了轉機,滿娘要我們前去叔父靈前燒香的願望,有可能實現了。我也不會有遺憾了!真是高興啊!同時他們還告知小梅:108日,將派四人(三位主任、一住辦事員)專程從台赴穗來拜訪我們。我想,有這好的機會,就讓梅妹從老家到廣卅來,一起參加會見,從中也可瞭解一些情況。

   108日下午六時許,當臺灣來的貴賓們步入南崗廳,互致向好後,我說:有朋從遠方來,不亦樂乎!對這個樂字,我有三層理解。一是歡迎,遠道而來的貴賓,當然要熱烈歡迎光臨!大家熱烈鼓掌致意!二是高興,我們客家人向來熱情好客,有這多朋友來,能不高興嗎!三是感謝,諸位不辭辛勞,飄洋過海,專程來廣卅看望我們,使我們十分感動!同時,我把有關情況向他們作了簡單的介紹。並感謝高主委,謝謝你們的這份深情厚意!我想,若是我叔的在天有靈,定然會笑慰九泉!

   次日下午,陳主任在廣卅東站準備返港時,接到臺灣高層的指示:要他暫不要離穗,去商場選購一件稱心的禮物,送給我叔娘。這是他們在得知我叔娘還健在,己經近九十高齡了。臨時作出這項的決定。陳主任特別邀請小梅陪他一起去附近一家大商場選購,未有合適的,又打的去了廣卅百貨大樓,選購了一套冬衣,無論?式,還是質量都不錯。聽說要400多元。當即交給梅妹帶回去,滿娘很是中意。他們辦事這認真、負責,給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

   對他們這次專程來穗,我們是十分歡迎的,也曾經商定:要盡地主之誼,負責他們的吃、住、行的費用。可是他們說:有紀律,不允許這做,領下我們的這份心意就行了。結果除了小梅開車接送他們,還帶他們去參觀了中山紀念堂、黃花崗、烈士陵園等景點外,其他費用都不要我們管。

四、敬上一支香 實現心願望

   1018日晚8時許,我們剛抵達《維悅統茂酒店》,白河榮家的王主任早已在大廳等候多時了。我們把行李剛放好,就坐上王副主任的車,急匆匆地趕往白河榮民之家。走了一個多鐘頭,車到榮靈塔前時,另一位王副主任率在靈塔前等候。互致問候後,即去靈堂燒香拜祭。人家早已準備好了。祭壇上已放好叔父的骨灰盒,擺上三性供品。我把從家鄉帶來的土特 產:花生、豆付乾、牛肉乾、牛筋糕、柚皮糕及家鄉的茶等放好。  

看到了叔父骨灰擺放的地方

    祭禮是很隆重的,也很正規,專門有人唱禮,兩旁有二個土兵專門來送,接香火、花圈以及土產等。即右邊的士兵把香點著後,雙手棒著,以正步走的姿勢來到我旁邊後,一個立正向右轉,然後雙手把香交給我,我敬香後,左邊的士兵以同樣方式,用正步走的姿勢,一個立正向左轉,雙手從我手中把香接去,以同樣姿勢走回去,把香插在我叔父的骨灰前。接著以相同的方式送花圈,送土特 產等。三鞠躬後,我們走向前去,雙手撫摸叔父的骨灰時,不覺悲痛萬分,禁不住放聲大哭!叔啊!阿全侄、侄媳、小梅侄孫來看你來啦!願你在九泉之下安息吧!在叔父靈前訴說他生前最關心的祖父母的陰亭之事以及滿娘和梅妹祖孫的情況等,簡單地訴說一下。然後,我們父女三人在叔父的靈前,行三跪九拜的大禮!他們領著我們去看骨灰擺放的地方,我叔的位置在2364號。

   本來,他們想安排我們去看看叔父生前住過的地方,因太晚了,天又這麼黑,就來到會客室。我簡單地向王副主任他們介紹一些情況。王主任他們送來專為我叔父準備的紀念冊。還有一些特?等。我們擬送一萬元新臺幣,作為今後為叔父進香的基金。他們說啥也不肯收。最後他們說只收下空信封,就算收下我們的心意,把錢退了回來。  

最後王副主任說:只收下空信封,就算收下我們的心意

當王副主任送我們返回酒店後,按我們客家人的習俗:辦這種事是要送紅包的,以示吉利。人家還是不收。就是送家鄉茶葉還是沒有收。最後,小梅送一件小禮品給他女兒,才勉強收下。而到了第二天,他來送昨晚拍的照片時,回送一件紀念品給小梅,說是他女兒送的。他們的行?讓人感動啊!

  夜深了,從榮靈塔回來,心情一時難於平靜。?叔敬香的情景,一直縈繞在腦際,揮之不去,也難入眠。於是,站在窗前,望著不遠處,那條在緩緩流淌的運河,陷入沈思之中。為叔敬上一支香的心願,雖已了卻,可整整等了十四年之久啊!,從開始尋叔他們,這條尋親的路,既坎坷又曲折,實在不易啊!那麼,今後呢?何時能再來給叔進香?又是誰為叔燒香?何況偲兄還在繼續尋找之中啊!漫漫的路程,還得慢慢地走下去啊!

   回穗後,就開始做返回鄉下的準備。把相片沖洗好,把錄相整理出來,回去好給大家看看。當然,把在台鄉親們送的一些特:鳳梨酥、太陽餅等給大家嘗嘗。還有榮家送的,給了滿娘。看了照片、錄相後,大家很高興地說:燒香辦得這隆重,這?正規,十分難得啊!滿娘、友梅妹她們看後,也很滿意!她老人家說:香已燒過了,了卻一樁心願,你們也盡心了,該放下心來,辛苦你們了!

五、鄉情濃似火 同胞情誼深

  來到寶島──臺灣,人生地不熟。不過,臺灣同胞對大陸來的人還是蠻親切、熱情的。在《101大樓》的第五層,我們在排隊等候上電梯吋,前面二位年輕人,說是從宜蘭來的,熱情地向我們打招乎:問我們是從大陸來台旅遊的?我回答說是從廣卅來的。當時,他們很高興地說:廣卅啊!我們去過。廣卅很美啊,珠江的夜景更迷人!我問大陸你們還去過哪些地方?說去過四川的九寨溝,那堹u是人間的仙境,童話世界啊!叫人流連忘返!我問去過西安?那埵酗G千多年前的秦王朝的騎兵部隊,威武雄壯的兵馬俑,去看看吧!他們說:這麼好的地方,一定會去的。我說過二年,歡迎你們來廣卅參加亞運會。我帶你們去廣東最好玩的地方玩,還請你們吃我們客家釀豆腐,喝客家娘酒!他們很有禮貌地說:到時去拜訪你們,謝謝老伯!再見!電梯來了,他們就先進去了。

   上面這一段很精彩,很有意思的老少對話,是海峽兩岸同胞的情感交流,從中反映出臺灣的年輕人對大陸的響往,內地眾多景觀吸引他們。兩岸讓更多的年輕人多進行交流,多進行對話,是一件具有長遠意義的活動!我們樂觀其成!

   自從小梅的信見報後,得到多五華鄉親的關注。素眯平生,但詢問的電話和信函還是一個接一個地來,讓人應接不暇。同鄉會的李幹事,又是信件又是電話,只要那邊有什麼情況,他很快就傳過來。還把同鄉會的會刊寄來。新竹的劉(耀華)先生電話最多,詢問也最多。台南的李(洪倫)老師更是熱情得很,早己為我們準備好電話卡(300元新台幣),來台後好用。抵台後,所到之處,都有鄉親不請自來,熱情似火,盛情難卻。

   15日晚,我們住進《康華大酒店》後,李幹事及其夫人,魏(宜傑)總幹事就登門拜訪來了。雖然電話上已多次對話,畢竟是第一次見面啊!還是十分高興,又是熱情握手,又是擁抱,興奮異常。不僅人來了,還帶來許多臺灣特。特別是有位大埔同鄉會的徐總幹事,聽說我們來了,他人雖然未來,禮物(二盒鳳梨酥)卻先送來了,還約定明晚相見,以鄉情!

16日晚,我們尚未回到酒店,李幹事已在大廳等候多時了。今晚他要領我們去五華同鄉會的大廈去看看。魏總幹事他們已在會所了。到了同鄉會,我們就感覺到了家裡一樣溫馨、親切。同鄉會會所位於台北市和平東路三段66號9樓之一,此棟大廈地上有十九層,地下五層,規模十分宏大,裝修十分得體、大方。

  

參 訪 台 北 市 五 華 同 鄉 會

李幹事專門開車帶我們去看看中正紀念堂,總統府週邊,還有凱達格蘭大道等地轉了一圈。返回會所時,徐總幹事已在恭候了。他是一位教授,剛上完課就趕來。他說看了小梅的信,深受感動。他讓一位女同學讀這封信,讀到一半就讀不下去,眼含熱淚了。信寫得太感人了。今晚,他是特地來見這封信的作者。小梅站起來,向徐教授鞠躬致謝!得到如此深情的厚愛,實在不敢當啊!他說他是廣東省大埔縣人,可從未回過老家,擬十一月份回鄉去參加客屬懇親會。順便去尋根問祖。我說:徐教授,你到廣卅時,一定到寒舍一敘。他說:會的。短短的時間內,鄉親們從陌生到相識,直到彼此相熟悉,真是鄉音識親人啊。

      到了台中,劉(耀華)先生早已從新竹趕到《中信大酒店》等候。還帶來一箱禮品。說知道我們帶的行李袋不夠用,這個箱子(帶輪子的)幫你們裝東西帶回去。其實已裝滿了台中特。然後,領我們去張(杞芳)鄉親的家堙A得到盛情款待。已有幾位鄉親在場。大家一起講著硬打硬的五華話,感到特別地親切、溫情,無拘無束。張先生的客廳很大,臺面上擺滿了馬英九,蕭萬長,吳伯雄,連戰,宋楚瑜,胡志強,江丙坤等高層人士的賀卡。始知其小兒子近期結婚,人家送的。說明張先生在臺灣很有聲望的人物。他又是送書,又是送特產,讓人受之有愧,卻之又不恭啊!特別是張先生對故鄉那滿懷深情的話語:他鄉遊子,故園過客,對五華的好山好水,一草一木,充滿無限感懷。如今,期盼在未來歲月中,相互思念,互相勉勵,如得點滴鄉情,當會真誠感恩。說得多好呀,多麼動情,在我腦際久久縈繞,難以忘懷!

  到了台南,我們住《維悅統茂酒店》。李(洪倫)先生夫婦早已來了,他們都在大學教書。他又是一個很熱心的人。他也帶來一個大旅行袋,也想到我們行李怕不夠用,還說他會來幫小梅把東西袋好。本來他想開車到阿里山跟我們一起玩,兼當向導。這份盛情,確實難得,只好婉謝,相約酒店敘談鄉情,他十分健談,送來一盒他研製的電子元件作留念,還送來好幾本書,還特別加以說明,這是小梅應該認真閱讀,對她工作有幫助;另有一本要我好好看看。難得的良師益友啊,十分令人敬重!他還專門送來兩罐茶葉,說是他的一位留美博士學生送給他的。要我不要再送他人,留著自己細細品嘗……不是由於白河榮家的王主任在大廳專等,他怕要談到天亮呢!只好再約明晚深談,他說會把我的遠房的宏兄一起邀來。然後,匆匆惜別,此情此義,我實在無言以對啊!唯有真誠地祝福他們家庭幸福,健康長壽!

    在高雄市,我們住進《大都會酒店》。分給我們住的是套房,面積較大,堨~兩間。媔’酗G張大床,寫字臺、衣櫃等;外間有一張大床,大寫字臺,一套沙發,茶几等 還有一張玻璃圓桌,四張椅子。衛生間也很大,非常氣派。十分舒適,很是滿意。這樣大的房子,正好用來接待今晚來訪的鄉親。

   

首先來訪的周茂榮一家,從屏東來的。他是我的鄰村──下埧村子叔,(我們同是周氏宗族,彼此稱子叔)。他的女兒璟慧是一位大學教語文的老師,看了小梅的信後,覺得信寫很好,很是感人,執意要來找這位同鄉姐妹,詢問信是怎樣寫出來的,一起切磋切磋。正好里間讓她們姐妹倆去進行學術交流;外間我們敘鄉情,我還把尋找偲兄的事,拜託於他,請他幫忙,他滿口答應去尋找。我先要感謝了!正當談興正濃時,李老師伉儷與永宏兄夫婦來了。再一次見面,更是歡喜。

    永宏兄是我遠房堂兄,他家是憲德樓,我家是進德樓,讀蓮香小學(後稱上埧小學)時,我與他的七弟阿泰同桌幾年,我父與其父仁伯關係甚好,經常有來往。交談中,得知他也在梅縣東山中學讀過書,還是我們倆的老學長呢!這次重逢,分外親切。只是時間太短,來能盡興!最後,我給他們唱了幾條五華山歌:

一、俺係五華上埧人,唱條山歌謝鄉親。兩岸鄉情深似海,隔山隔水難隔情。

二、分離柬久矛音汛,唯有鄉音識親人。琴江河水流不斷,同飲江水話鄉情。

三、講唱山歌俺有名,五華唱到廣卅城。世界各地俺唱過,今到臺灣唱下添。

他們已經幾十年沒有聽過這地道,原汁原味的家鄉山歌,聽得十分入神,也十分動情。他們說:唱得真好啊!多謝啊!聽到這些親切的鄉音,我也非常開心!

      鄉親濃似火,盛情實難卻。我們在台的五華鄉親們的這份情深意切的鄉情而深深感動,也為之動容!我們將帶著他們的這份濃濃的鄉情,告知全五華縣一百多萬的父老鄉親:臺灣的五華鄉親們情深義重,情繫長樂,福澤鄉親,尤其是那五華阿哥硬打硬的特有品格,更加得到發揚光大!這是最?難能可貴的啊!

六、知恩須圖報 慼謝要真誠

我們中華民族歷來講究: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雖然,我們沒有湧泉來相報那些一直關心我們,熱情幫助我們,積極支援我們的《臺北理律法律事務所》的陳律師及其同事;退輔會的高主委以及專程來穗看望我們的李、黃、陳、秦幾位主任;還有白河榮家的張、王、王主任及其同事;特別是在臺灣的五華同鄉會的諸位鄉親和徐教授等;臺灣《聯合報》以及臺灣所有關心我們的各位朋友。在此,我們將對你們,謹表示我們的最親切的問候!向你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最誠摯的謝忱!我們真誠地祝願諸位:好人都一生平安!謝謝大家!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