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敦頤與廣州濂溪書院    周 中

陽春通真岩:

周敦頤手f石刻拓片

登仕郎行縣事梁鄰命工刊

住持監院僧瑞曇監

右留題前三行半共一十八字,字逕二寸,在岩半壁,與祖判題目名相連,后二行逕八九分。俱正書。

 

           周遠峰提供)

宋代理學開山始祖周敦頤原名敦實,字茂叔,后因避宋英宗舊諱,改名敦頤號濂溪,后代學者稱濂溪先生。宋真宗天禧元年(一○一七年),生于湖廣道州營樂里樓田堡,終于宋神宗熙寧六年 (一○七三),葬于其母仙居縣太君鄭氏墓左側――江州德化縣廬山清泉社三起山(今江西省九江市十里鋪周家灣)。

宋仁宗嘉祐六年( 一○六一年),赴虔州通判途中經廬山,愛其山水之美,有卜居之意,構築書堂于廬山蓮花峰下。宋神宗熙寧五年,隱居廬山蓮花峰,因書堂前有小溪,酷似家鄉的濂溪,遂命書堂為濂溪書堂,與周文敏一道授徒講學。宋寧宗嘉定十一年 (一二一八年),龔侯為紀念濂溪先生學術上的成就,在周敦頤故里建濂溪祠,并在裡面講學。宋理宗景定四年(一二六三年),朝廷敕賜御書「道州濂溪書院」匾額并賜以璽書。濂溪書院從此正式成為歷代講學的地方。清聖祖康熙二十六 (一六八七年),特賜御筆書「學達性天」,并以璽文曰「御筆之寶」。

周敦頤在古代思想文化領域具有崇高地位,許多地方建立了以濂溪命名的書院,南宋建立濂溪書院的地方有:廣東的廣州、曲江、四會,陽江、德慶,江蘇的鎮江,江西的九江、贛州、大余、南昌、萍鄉、修水,湖南的道縣、郴州,邵陽、衡陽、寧遠、永興;明代新建濂溪書院的地方有:江蘇的丹陽,福建的德化,江西的九江、于都、安遠,湖北的武漢、鍾祥,湖南的新化、桂陽、永州、東安、江永藍州;廣東的仁化,高要、開平在清代也建了濂溪書院。現在大部份地方的濂溪書院已不復存在。至今,廣州的濂溪書院尚有舊址可尋。

周敦頤是我國宋代的傑出哲學家,主要著作有《太極圖說》、《愛蓮說》、《養心亭說》、《拙》等傳世名作。他在哲學史上第一大貢獻就是作《太極圖說》、《通書》。他的哲學思想以 《周易》、《中庸》為主,吸收道教和佛教一些有益的觀點,把儒學理論推向一個新階段。《太極圖說》的不朽價值在于研究萬物之始終,即研究了宇宙萬物的發生、發展的根源與過程。 《通書》的中心思想是「誠」,而且提出掌握「誠」的方法,是一篇提倡誠實的道德修養的著作。這是周敦頤提出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哲學範疇。《愛蓮說》通過愛蓮為主題,提出「不染 」、「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亭亭凈植」,表現愛君子風範的思想,是我國散文史上膾炙人口,影響深遠的不朽名篇。其中「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已被古今世人作為恪守的處世格言。建國后,我國教育部門把 《愛蓮說》編入初中語文課本作必讀課文,深受新一代青少年的喜愛。

北宋理學家程顥、程頤是周敦頤的學生,發展了周敦頤的理學思想,著有《周易程傳》。北宋道學家朱熹是程頤再傳弟子李侗的學生,他先后用了三十年時間研究考訂《太極圖說》、 《通書》,寫成《太極圖說通書解》。古代學者稱:周敦頤是宋代理學的開山始祖,二程是理學的奠基人,朱熹是理學的集大成者。又謂周敦頤是「上承孔孟,下啟程朱」,譽為理學的鼻祖。

宋仁宗慶歷元年(一○四○年),周敦頤二十四歲。初仕,任洪州分寧縣主簿(管理文書檔案、審理訟事等,相當于今之秘書長)。審理上幾任知縣拖了九年未決的謀殺刑事案。經過深入調查,反復審訊,斷定是非,當地士大夫交口稱贊 「老吏不如也」。仁宗慶歷四年,任南康軍(轄南康、大余、上猶三縣)司理參軍(職掌刑法),有一囚犯按律不致死,轉運使王逵處以極刑。王逵一向獨斷專行,其他官吏明知判得不對,誰也不敢提出,獨周敦頤與之據理力辯。王逵說: 「為官之道,在于不得罪當地巨室。」周敦頤說:「如此尚可仕乎!殺人以媚人吾不為也!」遂退回「任命書」辭職而去。王逵終被感動,重新審核改判,并賞識他,舉薦任郴州縣令。宋神宗熙寧元年,朝廷侍從呂公著,參加政事趙抃合力推薦周敦頤充任刑獄錢谷官吏。呂公著上奏表云: 「周敦頤操行清修,堪充刑獄錢谷繁難任。使如蒙朝廷擢用,后犯正人己贓,臣甘當同罪。」遂擢授廣南東路(轄四十三縣,轄境相當于今廣東賀江、羅定江、漢陽江以東地區)轉運判官 (掌管這一路的財賦、治安、兼負督察地方公務),治所在廣州府城武安街(今馬鞍街)春風橋北。熙寧二年,至廣南端州題名陽春岩,至七星岩題名,均刻石。熙寧三年轉虞部郎中,擢升為提點廣南東路刑、獄 (主管這一路司法、刑獄、監察、治安等)。外出巡視,行部至潮州(轄海陽、潮陽、揭陽三縣)、惠州、春州(今陽春縣)等地,賦詩《按部至潮州題大顛堂壁》、《題惠州羅浮山 》、《按部至春州》,并題名留念,至陽山題名,巾山刻石。巡視至端州(轄高要、四會二縣),百姓控告知州虞部員外郎杜咨壟斷端溪硯石開採,侵奪民利,號為「杜萬石」。先生善言勸杜停止壟斷專利,杜不聽并說: 「此乃地方行政長官之事,先生管不著!」先生惡之,奏請朝廷:「凡仕端者,取硯毋得過二枚,遂為著令」。朝廷恩準,端溪硯石,允百姓開採,還利于民,貪污之風頓息,百姓稱快。先生任職事,以精、密、嚴、恕為準則,處理案件無不謹慎研究,深入了解,即使荒山陡崖,瘴癘之鄉,或海濱孤島,浪濤洶湧,也不辭勞瘁,必親臨其境,實地察訪,有冤者為其昭雪,違犯刑律者堅決懲辦,故獲罪者俱無憾。還到過連州、德慶府、東莞和其它數郡都留下他的足跡,并在連州城西大雲岩,德慶府三洲岩題名。宋朝著名文學家黃庭堅評價說, 「茂叔人品甚高,胸中灑落,如光風霽月,廉于取名,而銳于求志。」周敦頤為官三十多年,一生廉潔自律,歷年所得俸祿,大部分周濟貧苦親友和百姓,所以一直很清貧。三十五歲任桂陽縣令時,暴疾,昏迷一日一夜始甦。友人潘嗣興和部使視其家服御之物,止一破竹篋,除幾件舊衣服外,錢不滿百。人皆稱: 「真廉士也!」歸隱后,生活清苦。一次妻子「久饘粥不給」他也不以為意,泰然處之。薄于檄福,而厚于得民;菲于奉身,而燕及煢嫠;陋于希世,而尚友千古。

周敦頤的學術思想和品德給后世影響很大。宋寧宗嘉定十三年(一二二○年),謚周敦頤曰「元」,后人稱元公。宋理宗淳祐元年(一二四一年),追封為汝南伯,從祀孔子朝廷先賢東廡第三十六位。元仁宗祐廷六年 (一三一九年),加封道國公。

宋孝宗淳熙二年(一一七五年),唐儀之為廣南東路提點刑獄,既下車,在廣州府城武安街(今馬鞍街)春風橋北轉運司署舊址,建濂溪書院,張栻為之記,此時皆為官府祭。元季毀。明英宗正統二年 (一四三七年),書院重建于廣州藥州之西奉真觀舊址(今教育路藥洲遺址)。有演極堂及兩外霽舍,額以「濂溪書院」,屋凡數十楹,內有周元公祠。明英宗天順八年(一四六四年 ),時任監察御使涂伯輔修書院,并新建愛蓮亭,明憲宗成化八年(一四七二年),時任按察使寧元善疏書院池中淤泥,于湖上植蓮數百,并書《愛蓮說》于楣上。時任廣東提學僉事胡榮撰 《重修濂溪書院記》紀之。明武宗正德二年 (一五○二年),時任廣東憲副林南潤(又名廷玉)把書院更名崇正書院。明世宗嘉靖元年(一五二二年),書院改提學署。明世宗嘉靖二年,時任廣東提學副使魏校、歐陽鐸重建濂溪書院于越秀山麓。祠宇體貌一仿春風橋及明正統年間體制,每歲春秋辦祭。明神宗萬歷四十四年,官府有司立例,每歲春秋致祭書院祠堂,每月朔望供香燈銀。族中訂出 《春秋陪祭事宜》,凡有衣冠者輪流陪祭答謝。明神宗萬歷四十五年,南海縣會同番禺縣為保護濂溪書院、祠堂,出告示曉喻民眾不準在書院祠堂齋宿、廊房占住及圍賭污毀像址。清兩藩人粵兵馬雲集,祠宇改拆建兵馬房,前祠毀廢,竟無基可考。清聖祖康熙二十四年,朝廷特詔修復明清諸賢書院祠堂。順德玕滘房周羽儀召集廣東番禺、新會、順德、東莞、南海等十一個縣周氏房商議擇地重建濂溪書院、周元公祠。清聖祖康熙二十六年,時任撫都院李士禎行檄修復濂溪書院、周元公祠。南海、番禺二縣請以新城清水濠糧道署舊址改建書院、祠堂,并奉王陽明、陳白沙二先生神位,仍有書舍供諸生讀書。李士禎題書院 「光風霽月」匾,對聯:「翠色不除三徑草,芳香惟愛一池蓮」,并撥增城縣綏福都古鰷囓虷a山塘共稅三頃八十七畝七分二厘,良田莊田地塘共稅八頃八十二畝八分八厘作嘗業為祀典費,有餘給子孫諸生讀書燈油之費。清聖祖康熙五十七年,由周羽儀、周寵光領銜廣東十一個縣四十四房,每房集資白銀三十兩于小馬站十九號重建濂溪書院,于仙湖街建周元公祠,并撰 《修復先賢周元公祠碑記》紀實。清世宗雍正十三年(一七三五年),聚族議立祠規序并立祠規二十七條。清仁宗嘉慶二十五年(一八二○年),廣東十一個縣周氏四十四房推舉東莞仙溪房周天琛為總理,重修仙湖街周元公祠,并撰 《濂溪公祠重修記》立石紀實。清宣宗道光八年(一八二八年),以周天琛為總理。重修小馬站十九號濂溪書院,并撰《重修濂溪書院碑記》立碑紀實。清德宗光緒十七年( 一八九一年 ),由第五班理事新修小馬站十九號濂溪書院中座連修各處,并撰文紀之。

小馬站十九號濂溪書院(附近居民慣稱周家祠),坐西向東,西棡P流水井江都書院相依,北棡P余氏見大書院、南棡P曾氏書院相鄰,再南有潘氏、黃氏、譚氏書院。二○○四年,根據清道光十六年重修的 《道國南宗》嶺南周氏族譜的小馬站書院圖,現場實際丈量小馬站十九號濂溪書院舊址。濂溪書院大門口兩扇大門高三米、寬二米,建築占地總面積九五五.一平方米。其中門樓三八.三平方米,前天井八六.一平方米,前東側房四七.一平方米,第一進前廳一六五.二平方米,后天井五八.一平方米,第二進后廳一○八.三平方米,東廂房、走廊、后側房二三一.四平方米,西廂房、走廊、后側房二二○.四平方米。

小馬站濂溪書院外椌糷f兩側近地一米嵌麻石椓,北面與隔鄰見大書院椄W離地二米嵌「周濂溪祠地椄氶v長六三厘米、寬二三厘米麻石界碑一塊。北面后棤Z街三米(在見大書院內 )離地二米嵌「周濂溪祠后椄氶v長七五厘米、寬三五厘米麻石界碑一塊。廣州解放后,濂溪書院由房管部門代管,基本上按原書院格局略為改造。

文化大革命 」期間,門額」濂溪書院﹂石牌匾、兩扇大木門,數十根黑漆圓木柱被拆卸搬走,周濂溪塑像及神位被丟棄。由房管部門在書院原格局的舊大青磚棸敿臕戎H上三米加砌紅磚,改為三棟兩層平房,上蓋仍保持原金字架結構,房高十米不變。

二○○二年七月下旬,周敦頤第三○傳裔孫訪問了老住戶鄺女士、葉老伯、李女士等十多人,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證實,十九號就是濂溪書院舊址。九月中下旬在廣州居住的周敦頤后裔和廣州龍歸鎮南村周氏族人又多次勘查了書院外貌和內部結構,發現:外暀峖Z暀W嵌的 「周濂溪祠地椄氶v和「周濂溪祠后椄氶v兩塊麻石界碑仍保存完整,字跡清晰,四角完整;門口兩側近地一米的麻石椓未被拆毀,無鑿花痕跡;書院四周外晼B正屋前后廳,及東西廂房所有暀T米以下均保持原有的大青磚舊棸憿A只是三米以上加砌紅磚為二樓;書院原有的四個木金字架完好如初,無鼠蟻侵蝕,八磚柱依然承頂著四個金字架,房高仍是從金字架頂端至地面為十米高。

仙湖街周元公祠一座三進,祠前文魁閣一座平排二間,祠前屋一間,祠前鋪二間。自后座至頭門直九丈九尺,后座深四丈三尺三寸,屋至檐前深四丈七尺,頭進連天井深四丈五尺七寸。廣州解放后,由房管部門代管,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由單位征用,改建為職工宿舍大樓。

現今廣州龍歸鎮南村(古屬番禺)有周敦頤后裔一三○○○多人聚居,占南村總人口八成以上。還有萬餘人旅居港澳和海外加拿大、紐西蘭、美國及東南亞各地。廣州龍歸鎮南村周氏大宗祠 (俗稱「孖祠堂」)為廣州市第六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周敦頤后裔在廣州市分布很廣,白雲區的南村、永興、南嶺、竹仔園、鶴崗、烏溪、南崗、長虹、長庚、沙亭崗、鴉湖、蚌湖、鴉崗、大瀝、三元崗、馬瀝、長沙布;黃埔區的茅崗、姬堂、上堂;花都區的橫沙、兩龍、藍田;番禺區的南村、屏山;從化的城貝、田心;增城的東境、蝦逕、道齊嶺等三一個鄉村,據不完全統計約有五萬多人。經歷代遷徙到廣東的南海、順德、東莞、三水、高要、開平、江門、新會、臺山、博羅、和平、潮陽、化州、河源、連平、信宜、高州、中山、清遠、佛崗、鬱南、茂名、仁化、陽江等二四個縣二○○多個鄉村,約五○多萬人。移居到港、澳、臺地區及海外美國、英國、加拿大、紐西蘭、墨西哥、新幾內亞、越南、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日本等國家的也有二十多萬人。有不少地方還成立周濂溪宗親會、總公所等組織。他們千里迢迢,回鄉尋宗認祖,為發展家鄉經濟建設,作出很大貢獻。

                                                                                                 回首頁